情比姊妹深──林徽因與費慰梅(文物館週記004)

林徽因(1904-1955)是中國近代史上的奇女子,她的故事是大家所熟悉的,但費慰梅(Wilma Canon Fairbank,1909-2002)是何許人也?恐怕大家都覺得生疏。其實費慰梅是林徽因和梁思成的終身好友,梁思成(1901-1972)《圖解中國建築史》(1984)的遺稿,就是費慰梅整理出版的,她還為夫婦倆寫了傳記《梁思成和林徽因:一對探索中國建築的伴侶》(1994)。
 
(左:〈漢武梁祠建築原形攷〉 右:捐助名錄)

這對探索中國建築的伴侶,其調查成果大都刊載在《中國營造學社彙刊》。本館二樓珍藏圖書區展出《彙刊》的最後一期(1945年7卷2期),同時刊載了林徽因和費慰梅的文章。費慰梅是中國藝術史學家,也是中國營造學社最後一名社員,〈漢武梁祠建築原形攷〉是她實地調查山東嘉祥武氏祠後,提出了武氏祠祠堂畫像最早、最有系統的復原,奠定武氏祠復原最重要的基礎。原文於一九四一年刊於《哈佛亞洲研究學報》,《彙刊》中文則由王世襄(1914-2009)翻譯。中國營造學社在抗戰時期隨史語所避難至四川南溪的李莊,仍持續做研究與出版。以往《彙刊》的印刷都很精美,但在物力維艱的時代,除了哈佛燕京學社的補助外,還有賴社友的捐輸,才能勉強以手寫石印的方式出版,所以印刷較粗糙。
       
梁從誡(1932-2010)說:「母親的英文名字叫費麗斯(Phyllis),為了紀念她,我為我女兒也取英文名叫Phyl-lis,我女兒到美國留學,去拜望費慰梅,她竟然不承認我女兒的名字。她說,在她心裡,Phyllis就是林徽因,除了她,誰也不能用這個字。」可見林徽因與費慰梅這對異國好友情比姊妹深。
     
附帶一提:費慰梅的中文名字是梁思成取的。對了,還有費正清的名字也是。沒錯,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1907-1991)是費慰梅的先生。(DRM)

珍藏圖書區
  • 捐助名錄 《中國營學社彙刊 》

    捐助名錄 《中國營學社彙刊 》 

  • 〈漢武梁祠建築原形攷〉《中國營學社彙刊 》

    〈漢武梁祠建築原形攷〉《中國營學社彙刊 》 

  • 〈漢武梁祠建築原形攷〉《中國營學社彙刊 》

    〈漢武梁祠建築原形攷〉《中國營學社彙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