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宮者不知何許人也?(文物館週記150)

唐朝詩人元稹(779-831)〈行宮〉:「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白頭宮女在,閒坐說玄宗。」描述唐朝宮女的哀怨:青春年華的少女,在宮中渡過漫長的歲月,最後白髮蒼蒼,落得和古行宮一樣的寥落寂寞。與元稹並稱的白居易(772-846)〈上陽白髮人〉:「玄宗末歲初選入,入時十六今六十。同時采擇百餘人,零落年深殘此身。」這位上陽宮的白髮宮女,十六歲入宮,當時一起入宮的有百餘人,如今僅餘她一人。元白的這兩首詩都描述了「玄宗」時代宮女的悲涼,許多宮女的青春歲月都葬送在深宮。

更可哀的是,當這些宮女零落時,有些人的墓誌竟然寫著:「亡宮者不知何許人也」,既不知姓名,也無任何的生平記載,而且還有不同品秩的宮女,墓誌的內容幾乎完全相同的,可見是套用已備好的制式文字,我們無法從墓誌中辨別出任何個體生命的差異。以下兩件即是例證(藍色字體外,墓誌內容皆相同):


:宮人七品誌:宮人八品誌


大唐故七品(八品)亡宮誌文。亡宮者不知何許人也,盖以良家子選入後宮。蘭儀婉麗,備乎內職,存沒如一,恪勤在心。奈何蕣華先秋遽夭。以開元十四年九月內亡,廿二日葬於其所(十二月廿三日葬於北茫山所)。夜臺一閉,泉路非春。于嗟萬古,埋沒佳人。禯李春兮始芳,驚飈拂兮遽傷。去是昭代,永閟玄堂。春秋非我,松栢徒行。雕金篆石,地久天長。


這兩件套用「制式文字」的墓誌銘也都是唐「玄宗」時代的,是七品和八品的低階宮女的墓誌。這種無差異性的內容,除了是對生命的不尊重,還顯示有很多宮女還沒有機會「閒坐說玄宗」就遽夭了,實在悲哀。(DRM)

豐碑拓片(一)





  • 唐亡宮七品墓誌

    唐亡宮七品墓誌 

  • 唐宮人八品墓誌

    唐宮人八品墓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