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濟談「科學的考古」(文物館週記027)

史語所在殷墟的發掘是中國第一次科學考古,但何謂「科學考古」呢?來看看「中國考古學之父」李濟(1896-1979)是怎麼說的。
   
1929年3月12日李濟函傅斯年(《史語所檔案》元25-6)局部

一九二九年三月十二日,殷墟第二次發掘,這也是李濟首次主持殷墟發掘。在田野工作五天後,李濟寫了封信給傅斯年,內容主要是談「科學的考古」:

弟以考古組此次之來彰德[工]作站,不宜專以收集古物為目的。此等東西,自然是愈多愈妙,且最足動人觀聽,引起社會注意。然若專以此為目的,則必與我輩科學的考古之目的不合。所謂科學的考古者:(一)必須有問題,(二)必須有方法,(三)記載必須精確,(四)必須無成見,(五)必須有耐性。……,此五項資格,弟個人亦不能全具,故將來是否能成功,尚不敢說,不過總想盡力向此路走。(如圖)

李濟信中提出「科學的考古」必須具備的五項條件,他自謙亦不能全具,所以對於將來能否成功也不敢說,但總想盡力向「科學考古」這條路走。

可見,李濟當時心中是清楚明白的:「科學考古」並非一蹴可幾的,而是要想盡辦法,盡其所能,才有可能走向「科學的考古」之路。(DRM)

歷史文物陳列館歷屆展覽──「知來藏往」李濟致傅斯年函
 
  • 1929年3月12日李濟函傅斯年(《史語所檔案》元25-6)局部

    1929年3月12日李濟函傅斯年(《史語所檔案》元25-6)局部 

  • 1929年3月12日李濟函傅斯年(《史語所檔案》元25-6)局部

    1929年3月12日李濟函傅斯年(《史語所檔案》元25-6)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