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攝魂!(文物館週記032)
 
相機剛發明時,有些人認為照像會將人的魂魄都攝走,因為底片中人的影像有如被攝進去的魂魄。所以早期民族學家做田野,要拍攝調查對象時,往往要想方設法,隨機應變。


羌民與土民(ㄧ九二九年黎光明拍攝)

黎光明(1901-1946)是史語所最早到四川做民俗調查的人。一九二九年他到四川汶川縣的和坪寨作調查,請了汶川縣的知事楊東侯以及和坪寨的「土舍」索習之陪同。當時,若哥哥繼承「土司」的職位,分封一兩個寨子給弟弟,這弟弟稱作「土舍」。

為了拍這張照片他們先要求:「索習之召集全寨的人一齊來聽唱。……。不多一會,這衙門裡便擁擠起來了」;「我們又要求給這些觀眾們撮一個影。但是,這個消息一漏出以后,人們便開始向外奔跑,好像逃命似的。這時候,楊知事一方面聲色俱厲的制止他們的散走,一方面又為他們解釋撮影的無妨,但是,不見得十分生效。聰明的索土舍臨機應變,馬上下令關了大門,於是乎有一部分被截留住了。我們又詳細的為他們解釋,大家才好好的站著讓我們攝影。」(如圖)黎光明還註記,因為鏡箱太小,所處的地方也無法將所有的人都拍進去,因此這張照片,只是他們的一部分,其中大半數是羌民。

現在看到照片的人類學家會認為「婦女纏頭帕」就是「羌族」的文化習俗之一,但黎光明這一段話:「以纏頭代帽,是川西漢人的習慣,並不是羌民或土民的特俗。」值得人類學家思索「羌族文化」是怎麼形成的。
當然,現在大家對拍照還是有些禁忌,比如:不能拍睡覺的小嬰兒;不能三個人同時入鏡等等,這些應該也是人類學家可以研究的課題。(DRM)

中國西南民族區
 
  • 羌民與土民

    羌民與土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