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赫然「皇二子」(中)(文物館週記044)

但這些爭辯的癥結點在於「開卷『不見』皇二子」,也就是未見鈐「皇二子」印的書籍。即使收羅藏書家印鑑最集全的《明清著名藏書家‧藏書印》,編者林申清收了袁寒雲藏書印三十枚,包含了「上第二子」印,但未見「皇二子」印。林申清還特別指出書林最熟知的是袁克文曾收宋刻本《魚玄機集》,「現存北京圖書館,不過書中所鈐之印為『上第二子』,而非各種文獻上所說的『皇二子』」。可見林申清亦對「皇二子」印持疑。

 












《宋拓本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所鈐
   「皕宋書藏主人廿九歲小景」印

關於這顆「皇二子」印,袁克文在《洹上私乘‧卷五 自述》自陳:「乙卯[1915],任清史館纂修,與修清史。楊度等忽倡革政之謀,十一月,尊先公為皇帝,改元洪憲。忽有疑文謀建儲者,忌欲中傷,文懼,稱疾不出。先公累召,不敢辭,遂陳於先公,乞如清冊皇子例,授文為皇二子,以釋疑者之猜慮,庶文得日侍左右而無憂顧焉,先公允之。文乃承命撰宮官制,訂禮儀,修冠服。疑者見文鈐皇二子印,笑曰:『無大志也,焉用忌!』」所以,若依袁克文的日記所言,是為了「釋疑者之猜慮」故自稱「皇二子」,而非「皇太子」。

另外,袁克文在青幫的弟子陳惕敏問他被逼離開北京的原因時,袁克文說:「因為我在北京一家日本人辦的『順天時報』,發表一篇反對你爺爺做皇帝的詩文。那時你的大師伯太子心熱,希望你爺爺稱帝。你的三師叔說殘廢人不能做太子,因為你大師伯是跛腳,又指了我說:『二哥不贊成父親做皇帝,當然也不要做太子,所以輪到我才名正言順。』這些話都是當了你爺爺說的。他二人看了我反對你爺爺做皇帝的詩文都想謀害我。因此你爺爺立時密囑幕府中善於金石的人刻就一方『皇二子』三個字的長方圖章,派人密囑我立刻使用,冀免危險。我不忍辜負他老人家的好意,只好叫人將這方圖章蓋在我的藏書上,因此我的一部分藏書上都有這方圖章。」文中的「爺爺」即袁世凱(1859-1916),大師伯、三師叔即袁世凱的長子袁克定(1878-1958)和三子袁克良。

所以,陳惕敏和袁克文的記載是相同的,這顆「皇二子」印應是「冀免危險」用的。(未完,待續)(DRM)

印象,方寸之間──傅斯年圖書館古籍鑒藏章

 
  • 「皕宋書藏主人廿十九歲小景」印

    「皕宋書藏主人廿十九歲小景」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