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赫然「皇二子」(下)(文物館週記045)
 
其他還有一些關於「皇二子」印的文獻記載,下舉兩例:
雷夢水〈袁寒雲與宋版白文《八經》〉一文,提到袁克文「每得善本,好作題跋識語,述其收藏源流、內容優劣、版本異同,並鈐『袁氏克文』、『寒雲』、『寒雲秘籍珍藏之印』、『皇二子』諸印。」

可居在〈泉家袁寒雲軼聞二三事〉也說:「我在四十年前,買到過一厚冊石印本《友林乙稿》,書本寬大,染黃紙精印,驟視之與宋本無異,乃寒雲督造之書。記得此書有『皇二子印』印識,何種印文則不復記憶。往昔在古錢家駱澤民先生處,見到一枚『招納信寶』錢拓,鈐有『皇二子』橢圓形圓朱文印一方,當是寒雲遺物。此印寫刻甚精,與名畫家溥儒常用印『舊王孫』適相媲美。茲是此二印背景不同,但印語皆貼切印主身份,體現出名士派的氣味,與那些印文故作狂態者大不相同也。」


臺北國家圖書館藏(漢)鄭玄(1190-1194)。[禮記]。《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聯合目錄》。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08/63/a7.html(2011/11/25瀏覽)。


從上例可知,「皇二子」印是確實存在的。筆者從臺北國家圖書館收藏的《禮記》也發現了「皇二子」,就鈐在卷首天頭上,真是倫明「開卷赫然皇二子」句最好的證據。據國圖資料庫記載:《禮記》十冊二十卷,為南宋紹熙年間福建建安的刊本。首卷天頭鈐「皇二子」朱文雙龍長方印。此葉所鈐收藏印還有:「佞宋」朱文長方印;「國立中央圖/書館收藏」朱文長方印;「皇/二子」、「寒/雲」朱文連珠方印。除國家圖書館的前身中央圖書館的藏印外,其餘皆為袁寒雲的藏書印。

無獨有偶,本所傅斯年圖書館藏《宋拓本 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亦鈐相同的「皇二子」印。此帖曾經袁克文之手,其上鈐了包括「皇二子」等十多個藏書印,印痕累累,是研究袁克文印的珍貴資料。法帖現正於歷史文物陳列館「珍藏圖書區」展示,請大家趕快把握這難得的機會,來看看「皇二子」罷。(DRM)

印象,方寸之間──傅斯年圖書館古籍鑒藏章
 
  • 禮記

    禮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