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改字(上)(文物館週記052)
 
《新唐書》和《資治通鑑》都記載武則天(624-705)改字一事。據研究武則天改字,前後分五次,為期十五年。這批字通行全國,在各類文字載體中都出現,甚至流傳到日本、朝鮮,如日本江戶時代的藩主德川光圀(1628-1701)的圀(國)字即為一例。

清人葉昌熾(1849-1917)在《語石》一書說:「當時群臣章奏及天下書契咸用其字……。余所見武周碑不下數百通,窮鄉僻壤,緇黃工匠,無不奉行維謹。」更令葉昌熾驚訝的是,遠在甘肅、敦煌、廣西、雲南等邊地所看到唐代石刻,「迺紀元、年、月亦皆用新制字,點畫不差累黍。」想必武則天這改字是徹底而嚴格貫徹的。

文物館展示的大周時代的墓誌銘(局部)

施安昌(1945-)曾以北京故宮博物院院藏唐代石刻拓本為據,發表多篇文章,系統探討武則天改字的問題。但關於改字的字數等問題還是沒有共論,有十二字、十七字、十八字,二十多字多種說。目前比較確定的改字有:天、地、日、月(前後改兩次)、星、年、正、君、臣、載、初、曌、授、証、聖、國、人等字。文物館豐碑拓片區展示的唐代墓誌銘就有多幅大周時代的墓誌銘(圖上),在這些墓誌銘上常常可以看到這些字,現在就舉幾個字來說明。(未完,待續)。(DRM)

豐碑拓片區
 
  • 武則天改字(上)

     

  • 武則天改字(上)

     

  • 武則天改字(上)

     

  • 武則天改字(上)

     

  • 武則天改字(上)

     

  • 武則天改字(上)

     

  • 武則天改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