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17-26年間,本所在河南安陽的殷墟遺址,一共進行了15次的發掘。在洹河北岸的西北岡高地,共發掘出11座大墓與1300餘座小墓,南岸的小屯村,則挖掘出三組排列規整的建築遺址。本館殷墟文化展區分為西北岡王陵墓區與小屯宮殿宗廟區兩個主題。王陵區以1550、1004、1400號三座大墓,以及1022、1005、1083、1435四個陪葬墓與祭祀坑作為代表;小屯區則包含331號墓、40號車馬坑及甲骨。本區展示讓我們得以一窺商王的葬制與殉埋情形、商代祭政合一的國家體制,以及商代車馬坑中兵陣布排等情形。


考古資料數位典藏創新計畫
  • 西北岡 商王陵墓區

    西北岡 商王陵墓區 ​西北岡是洹河北岸侯家莊北邊村外的高地,本所於民國二十三年和二十四年在梁思永領導下先後進行三次發掘,計大墓11座、小墓1300餘。西邊8座大墓除1座方形假墓外,皆帶四條墓道;東區3座大墓,帶四條墓道者1座,兩條墓道者2座。小墓或人牲祭祀坑主要在東區,民國三十九年以後中國考古家陸續在東區有所發掘,發現武官村大墓及二百餘座小墓或祭祀坑。整個西北岡是商王專屬的埋葬與祭祀的場所。

    大墓的規模宏大,隨葬品精美,墓中及周圍祭祀坑並有大量人殉,顯示墓主生前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威,當係商王墓葬無疑。部分墓葬雖然可據墓道打破關係定其先後,但無法按商王世系全面排列順序。由於歷經多次盜掘,各墓亦難以確切對應所屬的商王。
  • 1004號商王大墓--國之大事,在祀與戎

    1004號商王大墓--國之大事,在祀與戎 ​1004號大墓位於王陵西區,亞字形墓室,有四條墓道,依其與附近大墓的打破關係,當晚於1001號,而早於1002號。此墓雖然和其他大墓一樣多次被盜,陪葬品所存無幾,但在南墓道最北段接近墓坑南口有一處未經盜擾,出土大量的器物,是西北岡王陵最重要的發現。

    這批器物的放置分為四層,下三層為武器,最上層為禮樂器。從下而上,第一層可能是戰車、皮甲和干盾,已腐朽;第二層放置至少百餘件的銅盔,與70件銅戈,370餘件銅矛;第三層是排列整齊的360件銅矛;最上層則為著名的「鹿方鼎」、「牛方鼎」、石磬和碧玉棒等。

    西元前五七八年周的一個貴族說過:「國之大事,在祀與戎。」鼎、磬等禮樂器代表「祀」,戈、矛、盔、甲、盾等武器顯示「戎」,這種祭政合一的國家體制不限於周代(約西元前十一世紀中葉至西元前221年),大概殷商(約西元前十六至十一世紀中葉)就已經建立了。這座商王大墓在劫後倖存的一個小角落很清楚的傳達三千多年前國家體制的信息。
  • 1550號商王大墓--王陵的人殉

    1550號商王大墓--王陵的人殉 商代(西元前十六至十一世紀中葉)盛行以人為殉,有些是陪葬,有些則是殺殉。陪葬者往往有棺槨及隨葬品,殺殉則往往身首異處。

    以西北岡1550號墓為例,有4個完整的陪葬坑,坑中的殉人骨架完整,並有少數隨葬品。南北二墓道則有大量的殉葬人頭,南墓道8個,北墓道235個。其中,北墓道的人頭共分成24排,整齊有序,多數每排10個,大部分人頭面向墓坑中心。這些人頭半數以上帶著頸椎骨,證明當時是將頭砍下後埋進王陵中,他們的軀體墓內未見,可能埋在墓旁的祭祀坑中,不像1001號大墓的殺殉,雖身首異處,但軀體仍埋在墓道下。

    西北岡大墓墓室早經盜掘,商王的葬式與內容都遭到嚴重破壞,但1550號大墓墓室東北角有兩座隨著商王入葬的殉葬墓,根據埋葬的內容,可能是車夫、侍衛或是女官。
  • 1400號商王大墓--王室器用

    1400號商王大墓--王室器用 此墓是西北岡王陵區東部唯一具有四條墓道的大墓,旁邊有秩序的排列著一千餘座陪葬或殉葬的小墓。

    此墓早經盜掘,但是在東墓道西段與南墓道中段處,發現兩群未經盜擾的器物。東墓道西段的器物,都為水器與盥洗用具,計有盤、盂、勺、壺等水器,以及五件擦搓皮膚的陶磢,另有用途不明的青銅人面具一件。這組器物出土的位置就在墓槨室東旁,盂內有銘文「寢小室盂」四字,說明可能是商王置於「寢小室」的盥洗用具。南墓道中段的出土物全為商代常見的酒器,計有四觚、四爵,尊、斝、觶各一。

    這兩組器物雜亂放置,推測可能是祭祀死者的器物,祭後毀獻在墓道中。這些銅器有特徵銘文,也許可視為參與祭祀的族或國。
  • 1022號祭祀坑

    1022號祭祀坑 坑南北長2.3公尺,東西寬0.9公尺。中有人骨架一具,俯身葬,無棺槨,銅器放置在人骨架的頭部及小腿部。所有隨葬的青銅容器都是酒器,製作精美,當非屬於此墓主人之隨葬品,而是商王室的器物。爵有銘文「中」,方彝銘文「右」。
  • 1005號祭祀坑

    1005號祭祀坑 西北岡1005號祭祀坑位於1400號大墓西北偏南約70公尺處,西鄰為1022號祭祀坑。南北長2.3公尺,東西寬0.9公尺。

    坑中無棺槨痕跡,有六具人骨,彼此相疊。坑中的青銅容器,包括兩個旋龍盂、一個夔龍紋盂、三個壺,一件有柱陶盆,與一件殘陶盆。坑中的「工具」包括三個銅鏟、一個鏤空銅勺,以及三對箸狀器,製作精良,尤其兩鏟一勺的裝飾相當精緻,當是貴冑之用器,非實際的生產工具。還有一面銅鏡,正面光平,背面遍佈條紋,正中有一扣環。
  • 小屯 宮殿宗廟區

     小屯  宮殿宗廟區 殷墟之宮殿宗廟位於小屯村東北,洹河在其北,自西往東轉而折向南流,包圍遺址的北東兩面。遺址南北長約350公尺,發現53處夯土基址,分甲、乙、丙三組從東北向西南布置,由於乙區東部受洹水侵蝕,崩塌嚴重,本區原來東西之寬可能有300公尺,構成比較規整的建築區。
     
    北區的甲組基址有基、礎、門、階等遺存,可能是住室。中區乙組基址的上下及附近埋有許多墓葬,依其層次和性質分為奠基、置礎、安門和落成等犧牲的墓,含有大量的人、馬、牛、羊、犬、車輛、武器及用器,可能是宗廟或宮殿。南區丙組基址整體結構右邊有人墓,左邊有畜坑,個別的夯土基址埋玉璧,可能為祭壇遺址。
     
    在乙組建築群的夯土之下,發現一組年代較早的排水系統,與商王宮殿無關。不過後來中國考古家在小屯村西發現一條大溝,北接洹水,南經花園莊折東又接洹水,有人推測是宮殿區的防衛壕溝。
     
    根據基址與窖穴的打破關係、探坑與夯土層中的包含物,以往認為此遺址的年代,甲組最早、乙組次之、丙組最晚。然而參照出土器物的風格,尚有值得討論之處,不是最後的定論。
  • 小屯 宮殿宗廟區--331號墓

    小屯 宮殿宗廟區--331號墓 小屯殷商宮殿區自北而南,分甲、乙、丙三區,乙、丙兩區內分布許多墓葬或祭祀坑,有的與建築基址有打破或隸屬關係,但有的關係並不清楚。與建築基址沒有明顯關係者,所出器物的藝術風格有的時代比較早,丙區的331號墓即屬於這類墓葬。
     
    小屯331號墓坐落在丙五、丙六基址之中偏北,與362號墓東西並列,打破一個更大的夯土臺基。墓穴南北長3.1公尺,東西寬2.15公尺,中央有一腰坑。從發掘過程所見的「花土」及木枋遺痕,知道此墓的棺槨曾經紅漆彩繪。此墓除棺內的墓主外,棺槨之間有五個殉人,二東三西;殉狗兩隻,一在腰坑內,另一置於上層夯土中。
     
    隨葬器物共有銅器26件(容器、鋒刃器)、玉石器278件(容器、鋒刃器、樂器、裝飾品)、牙骨器16件(容器、鋒刃器、裝飾品、字骨)、陶器3件、海螺4件、貝二群約70件、木器殘痕5件,共計412件。從墓葬規模、陪葬器物品質與數量,以及人殉來看,當時這位墓主的身分或社會地位應該頗為尊貴。
     
    331號墓的年代是有爭議的,根據銅器藝術風格,當介於「二里岡」和「典型殷墟」之間,但發掘報告經過考慮,定為殷墟晚期。我們雖然尊重原報告者的意見,但這個問題仍留待學界討論。
  • 車馬兵陣--40號車馬坑

    車馬兵陣--40號車馬坑 ​ 
    本所殷墟發掘,最重要的發現之一是商代後期的兵車。馬的裝飾構件與車的結構構件一般稱之為「車馬器」,本所發掘的車馬器,其數量之多與品質之精,至今無有出其右者。西北岡1001、1003與1004等大墓只見車輿殘跡,但王陵區的車墓1136、1137則出土精美的配件,小屯有M40、M20、M202、M45和M204五座車馬坑,出土大量車馬器。
     
    小屯這五座車馬坑在乙七基址之南,三座南北一線排列,另外兩座分居左右稍後方,連同附近的墓葬,可能構成一個面朝南的車陣。中心車隊是這五座墓,前面有3個橫墓和5個五人墓,可以稱作「車前隊」。車墓西部,即右方,為27個馘首墓,排成方陣,又有一座單人墓,總合為「車右隊」。車墓東部,即左方,有童墓、跪墓、隨器葬、單俯墓和羊坑。在中心車隊,40號車墓位置居中,出土物較多而且精緻,可能是車隊的中心。墓坑的形狀為長方形,南北長2.5公尺,東西寬1.8公尺。坑內埋葬兩具馬骨,一輛車,少數武器,以及三具人骨架。
     
    40號車馬坑的車馬先經過大部拆解,再按部件尺寸放入合適的位置,而且有些部份木結構也折斷,故無法剔剝出完整的車形,例如輪子就完全無跡可尋。但是輿、衡、輈、軸則可經由青銅構件的位置,再參考安陽晚近出土剔剝完整的車馬,推斷他們的形狀和尺寸。
     
    40號坑的馬車,車飾分輿、軸、輈、衡、軛等五部份,有兩個特點:輿呈畚箕形及輿門朝前,與一九四九年以後發掘的馬車皆方形輿而且輿門朝後者不同。此輛車的獨特現象,是否顯示商王車陣的等級最高,或是時代較早的緣故,皆有待未來考古發掘驗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