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會友──董作賓甲骨書法對聯(文物館週記001)

董作賓先生(1895-1963)一生致力於甲骨的發掘與研究,成就斐然。除了學術上的成就外,董先生的甲骨書法更是一絕,套句「我的朋友胡適之」的話:「我從太平洋走到大西洋,幾乎沒有一家中國朋友或美國的中國學者家中沒有董作賓的甲骨文。」顯然董作賓先生常以甲骨書法贈送友人。

這副對聯是他送給一生的至友臺靜農先生(1902-1990)的,他們兩人相識於北京大學,一直到渡海來臺,成為終生的莫逆。

   
(主人日飲三千客,故老相傳二百年)
(靜農吾兄正字。卅四年七月三日甲骨字集蘇軾杜甫句于白蒼山莊 作賓)

對聯巧妙的將蘇軾和杜甫的詩句融為一體,上聯所言的主人當然是指臺靜農,臺先生愛喝酒是出了名的,所以這對聯真是知音所言,非常妥貼。在對聯中董先生還利用合文,將上聯的「三千」和下聯的「二百」兩個字合成一個字,巧妙的將七言的對聯寫成六言。

對聯書寫的年代是在一九四五年,此時兩人因為抗戰,皆避難到四川:董作賓在四川南溪李莊完成著名的《殷曆譜》;臺靜農則在四川白沙國立女子師範學院任國文系主任。其後兩人先後來臺,董先生亦常書贈臺先生,本館「董作賓書法捐贈展」的作品即大都是渡臺後送給臺先生的,足見其情誼歷久彌新。

透過這件作品,我們見證了一代文化人的一世情誼,也相信文物背後的故事往往比文物本身更迷人,這樣的故事會一直流傳下去,何止二百年。(DRM)

董作賓書法捐贈展
  • 翰墨會友──董作賓甲骨書法對聯

     

  • 翰墨會友──董作賓甲骨書法對聯

     

  • 翰墨會友──董作賓甲骨書法對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