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題不諒,言之乃急(文物館週記061)

不學之人,有此不學之書,丁世嶧但可為刻印匠耳,何曾知文字源流哉?
 
此段文字是傅斯年首次在丁佛言《說文古籀補補》封面上的題記。傅斯年個性率真、政治立場鮮明,在這段題記痛批丁佛言為「不學之人」,所以「有此不學之書」;還譏丁佛言是個「刻印匠」,怎知文字的源流。但這既衝且烈之語其實是傅斯年一時的情緒語言。
 
   丁佛言(1878-1930),原名丁世嶧,字桐生、息齋、芙緣,號邁
  鈍。清末民初政治人物,古文字學家,善書法、工篆刻,成績斐
  然。一九一三年任進步黨黨務部部長;一九一六年任總統府秘書
  長。一九二二年曹錕賄選,當選大總統,丁佛言時任國會議員,拒
  絕受賄而辭職,因痛斥曹錕而遭逮捕,至一九二四年曹錕失勢後才
  獲釋。

   傅斯年沒有寫下第一次在《說文古籀補補》題記的時間,但第二次
   的題記他清楚且詳細地註明是在一九三一年一月四日凌晨兩點,時
   距一九三○年十二月一日丁佛言病逝後一個多月。

   傅斯年第二次題記:「頃開此帙,見此題語,心懷不安。丁君行事
   在進步黨政學系中可謂糞上英矣!吾以為金文熟而經典不熟,石文
   熟而史籍不熟,皆不能有多發明,乃致金石為小道。然丁君自有其
   才氣,舊題不諒,言之乃急,謹志吾過。二十年一月四日晨二
   時。」(圖左)

《說文古籀補補》傅斯年題跋

這段在夜深人靜時寫下的「志過」題記,推測可能和丁佛言的過世有關。傅斯年先說他對之前的題語「心懷不安」,但還是用「糞上英」表明其政治上的看法,最後則是用率真的情感說:「然丁君自有其才氣,舊題不諒,言之乃急,謹志吾過。」(DRM)

珍藏圖書區

 
  • 舊題不諒,言之乃急